欢迎来到青海网络广播电视台!

三江源,我们的国家公园 黄河乡的故事

来源:青海日报作者:张多钧 姚斌编辑:李娜发布时间:2020-09-02 查看数0

冰雪还未完全消融的日格措。

日格措边偶遇生态管护员。

牧民救助的麝。

招鹰架上的鹰,此时距离我们只有一米。

桥头搭建的鹰巢。

今天的三江源,救助野生动物的故事时有发生,野生动物成为了牧民的伙伴,他们是生活在同一片草原上的共同体。我所要讲述的是发生在黄河乡的故事。

5月14日上午,从玛多县城出发,前往黄河乡看黑颈鹤的新家,因黄河乡党委书记多太有个临时会议,他让黄河乡生态管护站干事加羊多杰带我们前去。同行的还有李友崇,他既是一名黄河源园区的司机,更是一名摄影师,他用30多年的时间,记录着黄河源的自然地理、人文生态和社会变迁,对于我们要去的黄河乡,他自己都记不清已经去过多少趟了。

车子去往黄河乡的砂石路上,草原上的积雪还未融化。没过多久,远远望见一大群藏野驴、黄羊,还有牧民家的马,它们一起啃食着还未返青的草。这是一幅多么和谐的画面。虽说藏野驴和黄羊在草原上随处可见,出于职业习惯,我们还是决定停车,远远观察,将镜头拉到最大拍几张照片。

继续出发,加羊多杰在车上讲述着发生在黄河乡救助野生动物的故事,讲述黄河乡的野生动物,讲述黄河乡特有的黑狼。

“车速慢一点,停一下,再稍微往前一点。”车子停稳后,加羊多杰让我往外面看。

“看什么,外面什么都没有啊,草原上也没看见野生动物啊!”

“看你右面的杆子上。”

我摇下车窗,看到一根竖着的杆子,杆子的中间是一个鹰巢,一只鹰紧紧地盯着我,而我和鹰的距离就一米多。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草原上的鹰,它的眼睛犀利有神,和在动物园或者笼子里看到的鹰有天壤之别,以至于看得出神忘记了拍照。当我举起相机准备拍照时,它已展开翅膀飞走了。

我问加羊多杰,鹰巢那么低,而且还在路边,来往车辆是否会惊扰它。这个季节正是鹰孵蛋的时候,来往车辆要是惊飞它,焐热的蛋则会凉掉,如此反复,蛋最后将会成为水蛋。

“不会的,鹰已经习惯了,只要不停车。牧民也不会刻意停车去看鹰巢,除非是外面来的游客。”加羊多杰说。

没走一公里,到了一座桥,加羊多杰又将车叫停,他走到桥栏边,指着下方桥梁凸出的位置,那里也有一个鹰巢,鹰不在家,鹰巢里有三个蛋。鹰巢的底部是钢筋焊成的框架,这是黄河乡生态管护站专门做的,为防止鹰巢掉到河里,加羊多杰说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

桥头也有一个招鹰架,一只鹰静静地卧在巢里,眼睛观察着四周,天空中一只鹰在盘旋,不时发出鸣叫,加羊多杰说这一对鹰是夫妇,我想天空中盘旋鸣叫的那只鹰是在向我们发出警告。

我们迅速离开,一路上看到了许多这样的鹰巢,看到有鹰孵蛋的鹰巢,我们不敢多做停留,迅速离开,这是底线,尽可能不影响鹰孵蛋的过程。

一路走一路看,看黄河乡的山水草原,看生活在草原上的生灵,不一会,天空飘起了雪花,远远看见一个非常大的湖泊,冰面还未解冻,低沉的云连接着远处湖泊的冰面。湖泊的周边是一个个小湖,湖水已经解冻,用望远镜望去,可以看到湖边上几只黑颈鹤在闲庭信步。

加羊多杰介绍,我们眼前的湖叫日格措,日格措的西面还连着一个比日格措更大的湖,叫岗纳格玛措,湖中央有一个湖心岛,每年夏天,岛上是密密麻麻的鸟,黑颈鹤、斑头雁、赤麻鸭……数都数不过来,而到了冬天,湖面结冰后,湖边的牧民会将牛羊放牧到湖心岛上。

远远指着湖中黑颈鹤的巢,加羊多杰说:“之前我们管护员反映,湖水上涨时将黑颈鹤的巢冲散了。去年冬天,趁着湖水结冰,我们在湖中用钢丝为黑颈鹤筑了新家,相比过去容易被淹没的鸟窝,新家显然更高也更坚固。”

为了不让黑颈鹤迁徙归来有所察觉,管护员特地把之前的鸟巢,重新安置在筑起的新家中。现场通过望远镜观察,黑颈鹤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的新家。

中午的时候,我们来到了唐格玛村一户牧民家中,男主人不在家中,只有女主人热俄措和她的三个孩子。热俄措烧了奶茶,我们车上带了饼子和牛肉,中午饭还没吃完,加羊多杰召集的唐格玛村的生态管护员们,已经骑着摩托车从四面八方赶来。

黄河乡唐格玛村共有151户504人,村里的生态管护队有156人。赶到热俄措家的这些管护员,几乎人人都有救助野生动物的经历,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,他们你一句我一句,讲述着救助野生动物的故事。

才让说,去年7月份,他救助了一只陷在湿地中的小白唇鹿,这只白唇鹿出生还不到一个月,救助出来后发现腿上受伤,带回家养了几天,腿上的伤痊愈后,便放回鹿群。

白白说,去年他和其他管护员,安装了6个招鹰架和1个黑颈鹤的窝,招鹰架都有鹰入住,黑颈鹤的窝旁边还装了防狼器,防止狼群偷吃黑颈鹤的蛋。

吾才说,5月6日下午,发现8匹狼围猎一只藏野驴,他将狼群赶走,将受伤的藏野驴赶到自家草场,受伤的藏野驴3天后才离开了。

……

黄河乡写满了这样的故事,甚至还有野生动物袭击家畜的故事。加羊多杰说,去年一年,黄河乡有110头牛、300多只羊、70多匹马,或是被野生动物咬死,或是吃掉,平均每天有3到5头藏野驴被狼群吃掉,狼群也是十几匹的出现,牧民加保家中,光今年就有12匹马被狼群咬死或吃掉了。

捕食或被捕食,每天都在上演,这就是大自然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。在黄河乡,牧民自发救助野生动物,始终在进行中。

    上海时时乐开奖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山东11选5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吉林快3 幸运飞艇官网 三分PK拾平台 三分PK拾平台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